西部新开发意见将出炉 超万亿交通基建再出发!

“现在西北地区重化工产业的比重太大,所以这个结构的调整会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但是再痛也要调。“现在西北地区重化工产业的比重太大,所以这个结构的调整会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但是再痛也要调。所以要加快调结构地补短板。”肖渭明说。

一大波西部美丽的风景线将尽收眼底。

8月30日,国家发改委西部开发司巡视员肖渭明透露,国家发改委正牵头研究起草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初步考虑通过强化六方面举措来推动西部地区的协调发展。

这包括对不同政策单元提出各有侧重的发展思路,比如:有些以生态功能和农产品生产为主的省份,可能不考核它的gdp和工业、投资增速。

同时对西部补短板力度将加大,将尽快开工建设川藏铁路、渝昆高铁、西渝高铁等大通道,加快建设一批高速公路等。目前新一轮西部大开发的项目清单陆续公布,根据公开数据测算,初步部分大项目投资有7000多亿。目前各省正在加快储备一批、开工一批、建设一批、竣工一批项目,考虑到各省正在上报推出新的大项目,后续整个西部新推出的大项目将达到数万亿,乃至十几万亿。2017年,西部地区总投资就有十几万亿。

“对这些基础设施‘补短板’项目,国家将加大支持力度,西部地区也要通过深化改革,积极吸引民间资本参与,更大释放社会和市场潜力。”肖渭明说。

据了解,前几年的东北经济放慢,党中央和国务院为此也出台了新的振兴意见。西部地区过去在2000年、2008年国务院出台了大开发意见。本次再出新的大开发意见,是因为西部经济下行压力大。

而上述项目投资对当地经济拉动作用大,比如上边多个铁路沿线风景好,开发铁路不只是可以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对促进当地旅游业大发展也作用大。

目前西部地区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投资增速已经为全国最低。

为什么西部经济下行压力大,国家发改委西部开发司巡视员肖渭明指出,有特殊的原因。

他指出,与整体运行情况相比,西北地区增速下滑的原因比较复杂,当前基础设施投资面临多种制约,中低端制造业竞争非常激烈,而中高端制造业技术门槛又较高,这样投资领域的深层次矛盾导致投资空间承压和投资下滑。

“一般的制造业竞争很激烈,竞争激烈导致企业不敢进,中高端又进不去,而基础设施的投资也面临土地、资金等各方面制约,最终导致了投资下滑。这种局面如果持续,对西部地区的经济增长确实会产生比较大的影响,所以这已经引起了我们的高度关注。”肖渭明说。

<9%。

据了解,其实西部地区的经济增速也在放慢。

以今年上半年数据看,西部只有四川、陕西等少数地区经济增速加快,很多地方经济增速低迷。

<3%,也表明这些地方经济下行压力大。

<7个百分点,但是考虑到西部投资降幅大,不采取办法遏制的话,西部经济增速也存在成为全国最低的可能。

陕西省城市经济文化研究会会长张宝通认为,因为现在要考虑债务风险,西部投资资金短缺,所以经济有再放慢的可能。

西部地区财政实力差,短板多。“西部地区经济要快速发展,除了加快投资外,同时也要实施更大程度的开放,实现更大领域的市场开拓,进而促进经济平稳增长。”张宝通说。

针对西部的经济下行压力的情况,国家主管部门洞若观火,为此加快西部补短板投资的号角已经吹响,同时西部新开发的政策也将出台。

国家发改委西部开发司巡视员肖渭明指出,根据中央国务院有关部署,以西部大开发即将进入第三个十年为契机,国家发改委正牵头研究起草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并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初步考虑通过强化六方面举措来推动西部地区的协调发展。

第一,在加强分类指导上强化举措。要根据西部不同区域的自然环境、经济发展、产业基础、主体功能等特点研究细化区域政策单元,针对不同政策单元提出各有侧重的发展思路和更加符合实际的差异化政策措施。有些以生态功能和农产品生产为主的省份,是不是可以不考核它的gdp和工业、投资增速?就好好地保护环境,改善公共服务水平。

第二,在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上强化举措。推动新资金、新项目、新举措进一步向西部地区的深度贫困地区倾斜,大力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坚持教育、医疗等公共资源配置向西部地区倾斜。

第三,在全面深化改革上强化举措。要对标先进地区深化“放管服”改革,建设服务型政府,打造国际化、法制化营商环境。

第四,在深度开放上强化举措。要支持西部地区有效参与和融入“一带一路”建设。

第五,在促进创新驱动上强化举措。第六,要在建设美丽西部上强化举措。西部是国家的“屋顶和水塔”,是国家的重要生态安全屏障。

肖渭明指出,在思想认识上要把开放和扩内需放在重要位置。西部要促进扩大内需,拉动基础设施投资。

“现在西北地区重化工产业的比重太大,所以这个结构的调整会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但是再痛也要调。所以要加快补短板,就是调结构地补短板。”肖渭明说。

据了解,目前新一轮西部大开发的项目清单陆续公布。明年加快成贵高铁建设,尽快开工建设川藏铁路、渝昆高铁、西渝高铁等大通道。加快建设一批高速公路,拓展区域连接线,继续加强农村公路建设和支线机场建设。

另外要进一步推动电力、油气、信息等骨干网络建设,加强西北、西南陆路进口油气通道和配套干线管网建设,完善西气东输京陕线和和川气东送为主的天然气骨干管网建设。推动建设陕北-湖北特高压直流,青海-河南特高压直流等电力通道建设。

加强重大水利设施建设,加快推进滇中引水、桂中治旱二期、引黄济宁、引洮二期等重大引调水工程和四川向家坝灌区一期、广西百色水库灌区等项目建设。

加大对退耕还林还草、退牧还草、三北防护林、京津风沙源治理等重大生态工程建设的支持力度。加快城镇污水、垃圾处理设施建设。

据悉,上述大项目投资就有7000多亿,加上各个中小项目投资,西部新开发项目清单远超1万亿。

中国财政学会公私合作(ppp)研究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孙洁表示,西部加快投资的话,资金来源可以通过发政府专项债券来解决,同时民企也可投资。

另外很多融资方式也可尝试,比如地方部门和机构土地闲置严重, 通过土地配套商业化开发,是可以融到资金的。比如铁路和高速公路以及水利工程沿线土地多,这些项目开发后周边土地升值大,通过开发这些周边土地,可以为投资项目筹集资金,问题是过去部门条块分割,体制改革要加快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