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原材料价格翻倍推高成本 电池企业利润下滑成“夹心层”

  过去几个月中,当钴、镍等金属原料的价格正在市场上一路狂奔的时候。  过去几个月中,当钴、镍等金属原料的价格正在市场上一路狂奔的时候。来自“生意社”的报价显示,长江钴市场3月7日钴报价为元/吨,仅过了一周,即3月14日,已经涨到元/吨;而四个月前,即2017年12月14日,报价为元/吨。而在一年前,一吨金属钴的报价还不到元/吨。自2017年进入上涨区间以来,国内钴价涨幅势如破竹。

  目前全球新能源汽车电池的主流方案为三元锂电池,而钴正是其核心材料之一,可以明显提升锂电池的能量密集度。随着电动车销量的走高和市场需求的旺盛,钴成为稀缺的重要资源。随着中国电动车的发展,这个市场的缺口正在变大。民生证券在研报中称,钴行业目前的供需缺口据测算在1万吨以上,预计2019年将扩大至2万吨以上,供需矛盾将进一步加剧。

  显然,一面是洛阳纸贵,一面是奇货可居。这两股力量都将钴价推到了高位。

  “电池企业是一个夹心层,一方面原材料上升,另一方面车企要大幅度降成本,最后都落在电池企业上。”此前,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一名高管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摆在电池企业面前的难题正是如此,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调整,致使2017 年国内动力电池价格普遍下降;而与此同时上游原材料价格又飞速上涨,这一上一下的双重压力,将其整体盈利空间,不断被压缩。再加上动力电池企业之间的竞争态势也在加剧。

  “电池制造商的利润正在被削减,被压缩。”中关村新型电池技术创新联盟秘书长、电池百人会理事长于清教称,因为钴的稀缺使得供需双方矛盾加剧,钴价飙升,相关企业愈发强势。“这个趋势在短期内不会有大的改变。”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动车产销国,但在部分电池的原料上,却十分缺乏,钴就是其中一种。中国钴资源只占全球的8%份额,而刚果拥有世界最多的钴资源,占全世界钴产量的58%,也是最大的钴供给国。目前,中国也从刚果进口原材料,但此花费将越来越多。数月前,刚果总统提出,将批准大幅度提高钴、铜和黄金等金属税收及特许费的规定。这显然将对未来的金属供应产生重大影响,推高生产成本已成为必然。

  另外,钴矿主要来源于铜镍伴生矿,而铜镍行业正处于供给增速持续下滑的阶段,钴供给也因此受限于铜镍行业扩产进度。此外,目前包括大众、特斯拉在内的汽车制造商均在不遗余力地推进电动车计划,导致电池材料的需求不断攀升。而在中国市场,电动车也正处于快速增长期。2017年,新能源汽车产量突破80万辆,比2016年多出30余万辆,同比增长60%。今年有望突破100万辆。

<8%;而在国内,华友钴业、金川集团、格林美三家则占据了这个市场的半壁江山。有分析师指出,现阶段,钴矿资源仍被寡头控制,是卖方市场。无论是出货量还是定价权都在矿端,而这也使得相关企业赚得盆满钵溢。

<16%。

<2个百分点。对于下滑原因,这些电池企业都表示,因为2017年国内动力电池价格普遍下降,同时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从而影响了整体的盈利水平。

  动力电池是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部件,成本占整车的40%。而在锂电池材料成本结构中,正极材料占30%。除钴之外,2016 年下半年以来,因锂电池需求的快速提升,锂电铜箔的价格也出现较大幅度上涨,导致动力电池的材料成本快速上升。除了上游产品涨价之外,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调整之后,整车厂将补贴的缺口转嫁到电池企业身上,2017 年国内动力电池价格普遍下降。工信部表示,2017年较2012年相比,动力电池单体能量密度提升2倍,每kwh动力电池售价下降70%以上。

  再加上,动力电池企业之间的竞争也在加剧。产业预测,2017-2018 年,动力电池产业会是产能投放的高峰期,原有规模的大企业会持续大幅度地扩张产能。于清教预测,“腹背受敌”的动力电池产业链的分化会加剧。行业或将迎来新一轮洗牌,产业格局也会加速形成。业界预计一至两年内,行业将决出top 5或top 10,竞争格局将趋于稳定。

  上游材料的涨价和下游主机厂商的利润抢夺,使得动力电池企业不得不“腹背受敌”,另寻出路。首先,通过提升规模、提升成品率、降低内部管理成本等方法,来降低成本。此外,于清教建议,未来将进入锂电池的回收高峰阶段。动力电池企业如能做到以较高效率、较低成本从废弃电池中提炼回收钴、锂等资源,企业将可以有效地进行成本控制。目前,国轩高科已在电池综合回收方面成立相关公司,目前正在建设回收利用产线。

  而整车企业也在提前对金属材料的掌控进行布道。有消息称,大众汽车上月发布一项招标,寻求以固定价格保障至少五年的钴供应,以便为量产电动车做好准备,但基本上没有供应商应声。不过,大众开始加强与松下的合作关系,以加速固态电池的商业化进程。

  丰田目前持有日本最大的镍冶炼企业——住友金属矿业公司,后者为特斯拉电动汽车中应用的松下锂离子电池供应阴极材料。此外,宝马表示即将签署一项关于电池金属锂和钴的长期供应协议,而特斯拉也正在与智利sqm谈判,后者是全球最大的锂生产商之一。不过市场的供需变化仍存变数。首先,新能源汽车的销量是否仍会一路高歌?至少从目前来看,这将势不可挡。

  其次,来自嘉能可的供应可能会增加。咨询公司cru估计,如果这些产量全都进入市场,钴市场在2019年将会出现供过于求。再次,华友钴业3月14日晚间回复上交所称,如果钴、锂等金属价格继续上涨,或者维持在相对较高的价位,有可能导致下游厂商选择或开发成本更低的潜在技术路线。随着技术进步,如燃料电池和硫-锂空气电池等其他技术路线的电池能量密度和性价比超越三元锂电池,则存在三元锂电池可能被替代的风险。